最强留美闺蜜:一个与杨振宁同台领奖,一个与比尔盖茨比肩事业

留学资讯 2019-09-30 15:55:01

2019年9月21日,由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主办、清华大学承办的“2019年度求是奖颁奖典礼”在清华大学蒙民伟音乐厅隆重举行。

 

颁奖典礼由薛其坤教授、蔡丹阳同学主持;

陈旭书记及查懋声主席致开幕辞;

这样的大阵容,是为了揭晓2019年度科学界的几项大奖。

 

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:

杨振宁先生获得求是终身成就奖

“网红科学家”颜宁女士获得了求是杰出科学家奖

 

11.jpg 

 

网红科学家也是科学家

说到“网红科学家”,颜宁首先是个科学家。

  

 22.jpg

 

 30岁就成为清华最年轻的博导;

31岁又被直接特聘为清华大学的正教授;

37岁率领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团队攻克了膜蛋白研究领域50年未解的科学难题,成功解析人体葡萄糖转运蛋白的结构,这是生物科学届世界范围内几十年未解谜题;

2016年离开清华,受聘为普林斯顿大学终身讲席教授;

2019年4月30日,42岁的颜宁当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;

2019年9月21日获得求是杰出科学家奖。

 

同时,她也是一个普通的75后女性。

当我们都为朱一龙疯狂打call的时候,她也是粉丝中的一个:

 

33.jpg 

 

在我们每年回家被催婚时,她也是被催婚的那一个:

她如今,41岁,没有结婚,没有生育。

 

作为一个女科学家,她上多少次热搜,就注定这个话题被拿出来说多少次。而她自己霸气回应:

“我不结婚,我不欠谁一个解释。”

 

44.jpg 

 

颜宁是什么性格?

从她的话中就可以略知一二~

 

很少见到撒贝宁在主持时,被“回击”得哑口无言,直到他遇到了结构生物学家颜宁。

 

“您比较颠覆我们对女科学家的想象。”

“这是歧视,为什么女科学家前面一定要加个‘女’呢?”

“您不应该叫颜宁,应该叫颜值。”

“‘宁’送给你了。”

 

55.jpg 

 

颜宁一开始介意“女科学家”的称谓。

 

做了几年招生工作后,她发现到了博士后、独立科研阶段,很多优秀的女孩子都“消失”了。“女科学家去哪儿了?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?”

 

她意识到了自己有责任借“女科学家”的身份去发声,鼓励更多在科研岗位上的女性坚持下去。

 

“大家想一想,中国科学类的第一个诺贝尔奖谁获得的?屠奶奶。”

 

有一回,颜宁在学院里面试博士生,一位男老师问面前的女学生:

“你将来怎样平衡家庭和科研?”

“你可以不用回答,这是有性别歧视的问题。”

颜宁打断了男同事,

“为何面试一整天,你们都没问过男生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?”

 

后来,她继续在博客上讨论这件事:

女性凭什么既要做贤妻良母,又要做先进工作者?社会不能既鼓励女孩子们自尊自强自立,又要求她们两手都要抓,给她们比男性更多的家庭负担,这对女性不公平!

 

你看,这人是这么傲气,这么刚的。

 

66.jpg 

 

这种“刚”不仅是对别人,也是对自己。回头看学生时代的颜宁,这份骨子里的自信其实从那个时候就有了。刚读博的那段时间,被她形容为“暗无天日”。

 

从清华大学毕业后,颜宁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。在普林斯顿上的第一门课,就让她陷入了焦虑。

 

课堂提问,颜宁因为没有提前看教授发的论文集,满脸通红也没回答上来。倒是班上的另一个中国学生说出了准确的答案。

 

于是她和自己“刚”上了。

 

她每天只睡6小时,所有的时间空隙都用来读论文,最终这门课的成绩也算差强人意。

 

77.jpg 

 

第二年,颜宁加入了施一公的实验室。当初正是他选中了颜宁,因为这个女孩在自荐信里的“嚣张”让他印象颇深,她写道:

我觉得自己在各方面能力都很出色,我希望把时间花在更有价值的地方。但申请出国太浪费时间和金钱了,如果普林斯顿大学录取我,我就不用再花精力申请别的学校。

 

在成为施一公的得意门生之前,颜宁在实验室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 

眼睁睁看着同门已经在顶级期刊发了论文,她却连实验都做不出来。施一公还经常在她面前表扬其他学生,“你看他多么细心啊,你看他做事多认真哪,你看他学得多踏实啊。”

 

直到2003年1月11日——颜宁至今清楚记得这个日期——她成功做出了第一次实验。

 

她终于受到了导师的认可:“你终于会做实验了。”

也是从那天起,颜宁再也没有做过失败的实验。

 

88.jpg 

 

颜宁身上就是总有一股执着却不锋利的傲气,而且总是喜欢逆流而行。2006年,她受邀回到了清华,成为了清华最年轻的教授

 

在美国读博,一般会选择继续做博士后,然后争取留在那里谋个独立教职。客观看来,当时清华的科研条件远没有普林斯顿先进,但颜宁还是回来了。

 

10年后,40岁的颜宁又离开清华,选择重新开始。她回到母校普林斯顿,成为了分子生物学系首位雪莉·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。人们都说颜宁是“负气出走”,是清华亏待了她。

 

迫于无奈,她还得一遍遍地解释:

 

“如果现在是在普林斯顿,清华给我offer,我也会回来,一样的。但是,我已经在清华从教10年了,我知道在清华做教授是什么体验,现在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去普林斯顿会是什么感觉。

 

99.jpg 

 

她其实只是想:“生命如此短暂,要努力去扩展生命的宽度,多去经历和体验。”

 

这是颜宁走出来的一条人生路。

 

从科研中出走的人生

 

颜宁还有一个“史上最强闺蜜”,他的闺蜜曾经是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,也是盖茨基金会北京首席代表,李一诺。

 

111.jpg 

 

在清华的大一暑假,李一诺因为微积分只考了70多分,决定留校自习,遇上了同病相怜的颜宁。

 

两个人一下子亲近了许多。

 

后来每当提到李一诺,颜宁总会记起校园的一个夏夜,两个人坐在六号楼楼长室外面。“熄灯之后,只有这里灯光明亮。”

 

她向李一诺倾诉着心事,为了安慰她,李一诺唱起“你总是心太软、心太软……”

 

在青春正浓的日子里,没什么“大追求”的颜宁,就这样跟着心思细腻,有规划有主见的李一诺,一路奔跑。

李一诺考GRE和托福,颜宁也考;

李一诺竞选学生干部,颜宁也参与;

李一诺用功,颜宁也一起用功,一起变成了每天上自习到最晚回寝室的人。

 

222.jpg 

 

“因为一诺,我的清华岁月五彩斑斓,喜怒忧欢,还让外人看来似乎成绩斐然。天晓得,我只是一路跟着她的方向跑。可我又是那种做什么都要尽力做到最好的做事习惯,于是便也成就了一个光彩照人的本科CV(个人履历)。”

 

颜宁在普林斯顿读博时,李一诺在美国另一边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攻读分子生物学博士。

 

事情的转折发生在2005年博士毕业后。

李一诺加入了全球知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,起薪11万美金。

 

李一诺不再继续做科研了,而一直亦步亦趋和李一诺共同前进的颜宁一下子慌了:

“以前我就跟着你走就行了,结果你不在我身边了,我怎么办?我都糊涂了。”

 

科研的纯粹能给颜宁带来安全感,而科研之外的世界才是李一诺真正好奇的。不同的人,需要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绽放光彩,李一诺和颜宁,也在学业结束后,开始走上了不同的道路。

 

333.jpg 

 

李一诺把自己的事业一连跨了三个行业。

从咨询到慈善,再跨界到教育,每个都做得风生水起。

是的,没错,她不止步于麦肯锡合伙人。

 

一次机会,她见到了比尔·盖茨。

 

“我,作为微软的CEO,把我的公司管好,全球的健康问题,有世界卫生组织不是吗?粮食的问题,有世界粮农组织不是吗?那世界的安全的问题,不是有联合国安理会吗?但是后来我才发现,事实并不是这样的,在这个世界上影响数亿人的重大问题上,存在巨大的真空。”

 

盖茨所说的“重大问题”,是贫困、疾病和环境恶化。

 

444.jpg 

 

于是李一诺决定辞去麦肯锡的工作,降薪三分之二,成为了盖茨基金会北京首席代表,拥有三个孩子的李一诺,拖家带口回到了中国。

 

“能把自己在商业领域的经验和训练,在解决中国和全球健康和贫困的问题上,出一份力,这何尝不是人生之大幸。”

 

虽然和颜宁那样“酷女孩”不一样,李一诺也结了婚生了子,但是她关心的不是如何相夫教子。

 

2000年到2018年,盖茨基金会让全球6.4亿孩子打上了乙肝疫苗,让900万孩子避免了死亡,这才是李一诺关心的。

 

过去几年,她也兑现了自己的期望——基金会北京办事处的核心预算涨了四倍,开展了支持中国扶贫、中国药监局改革、中国农业经验支持非洲发展等项目。

 

555.jpg 

 

如果认为李一诺在这条路上做下去就可以了,那么还是低估了她。在盖茨基金会的几年,她学到的最核心的一句话是所有生命价值平等,于是身为母亲的她又开始关注教育创新和教育公平。现在,教育是李一诺新的发力点。

 

在北京五环外,有一所流动儿童学校。学费是一年3000元,还有一些孩子因为家庭贫困而不收学费。除去学校的租金等费用,老师们每个月的工资不到3000元。

 

但在香港,有不少贵族学校,得靠家长为孩子“买”一个面试机会——高达650万元,这可以支持21700个流动儿童上学。

 

李一诺觉得这样的事很“可笑”,而她要致力于纠正这些“可笑”的事。

 

666.jpg 

 

这是李一诺走出来的一条人生路。

她也在不断扩宽她生命的宽度。

颜宁:我和李一诺都怕泯然众人。

 

每一种选择都没有对错

 

• 在科研中继续前进的颜宁,不断地取得成就,攻克难题,用实力证明女性在科研界的地位。

• 从科研出走的李一诺,一步一步依然走得波澜壮阔,她用她的专业和学识帮助了更多的人也丰富了自己。

 

如果用世俗的眼光来看:

• 颜宁老大不小了,不结婚不生孩子,真是失败。

• 李一诺整天换工作换领域,连累孩子也要跟着跑,真是不负责。

 

777.jpg 

 

但是你能说她们不出色吗?

不能。

他们让被世俗捆绑的女性们看到了更多的可能

很多人在说女权,在唤醒女性,

最后变成了,似乎不结婚不生子的就是女权?

结婚生子的就是被封建打趴的女性?

对于正在工作的女性,就要求要兼顾家庭?

难道男性不需要兼顾家庭?

这难道不是另一种变相压迫吗?

 

人生不一定要相夫教子,生儿生女。

人生也不一定要单身到底,潇洒一路。

 

这些都不能成为一个定义女性的统一标准。女性又凭什么要被定义?

 

888.jpg 

 

你可以让自己更有价值,而不是让女性只围绕着结不结婚,生不生孩子而焦虑。

 

• 不结婚生子的,和颜宁那样,可以醉心于自己的领域,兼带为女性发声。

• 结婚生子的,和李一诺一样,不忽视自己的价值和能力,家庭以外有更大的世界,也是为女性代言。

 

而每一种选择和每一种生活都可以精彩。

我们只要走好自己选择的人生,展现自己的价值,就是最正确的选择了。

 

999.jpg 

 

2016年,颜宁和李一诺毕业20年,她们回到清华毕业典礼上,告诉全世界:

 

很多时候,不过机缘巧合做了一个选择,选择本身也许并不那么重要,更重要的是你做了选择之后怎么走。

——颜宁

如果有勇气去做对的事,我们可以留下更加有意义的东西。所以要更有理想、更有勇气、追求更大的梦想、更加努力地工作,并且更多地去爱。

——李一诺

 总而言之,我要转发这篇文章给闺蜜了,让她们记得考GRE托福的时候带带我,我们一起去TOP30,比如UCLA,比如普林斯顿,谢谢。

关闭

美国留学

400-888-42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