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频 | 这个清朝人英语秒杀现代大学生?被西方誉为最美清朝公主!

留学资讯 2019-12-18 10:51:31

 说起清朝,不得不提起的就是慈禧太后。掌握大清王朝半个世纪的慈禧晚年身边红人,除了大太监李莲英还有她的贴身女官德龄、容龄两姐妹。其中德龄公主最为后人所熟知,她深受慈禧的宠爱。

 

 

 

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德龄公主的全英文演讲视频。如果没看过,今天就来看一下这位大清德龄公主的英语演讲。

 

 

这个拍摄于1930年的视频,德龄公主穿旗装、戴旗头、珠环玉绕,作满清皇室贵族女子打扮。拍摄视频时,她已经44岁,虽然一身旧式清廷皇女装扮,开口却是流利的英文,用词和表达流畅准确,让我们很多现代人都惊叹不已。看德龄公主演讲的思想观点,可以说古不输今,艳惊四座!

 

慈禧御用翻译

 

德龄公主生于1886年,其父裕庚是汉军正白旗人,本姓徐,光绪优贡生,彼时的学霸一枚,八旗才子,红极一时。德龄在荆州、沙市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和青少年时光。

 

 

 

1895年,德龄公主跟随父亲在日本和法国生活了六年。在这六年中,德龄公主增长了见识、开阔了视野,并精通多个国家的语言。除此之外,德龄公主还会弹钢琴,跳芭蕾舞。

 

 

 

1903年春天,17岁的德龄公主跟随父亲回到了北京。回到北京没多久,德龄公主和妹妹容龄公主一起被慈禧太后诏进宫中作“御前女官”。慈禧太后想要进一步了解西方国家,同时,也便于与西方国家驻华使节接触交流,将姐妹俩留在身边。于是,她们成为了紫禁城八女官之二。

 

 

 

掌握大清王朝半个世纪的慈禧太后晚年身边红人,除了大太监李莲英,就是德龄、容龄两姐妹。德龄公主,她深受慈禧太后的宠爱。由于德龄长得年轻貌美,所以,她也有清朝“最美公主”和“最美女官”的称号。

 

 

 

这姐妹俩活泼大方,真按血统来讲虽不是正经“格格”,却撑住了紫禁城的脸面,因此深得慈禧太后的喜爱。在慈禧70大寿时,赐封德龄为“和硕郡主”,容龄为“山寿郡主”。流传下来的许多清宫照片里,德龄都陪伴在慈禧左右。

 

 

慈禧左侧为德龄,右侧容龄

 

说到照片,慈禧原本认为相机是西方的奇技淫巧之物,拍照会摄人魂魄、损人阳寿,但最后却留下了大量的珍贵照片,其中的转变也要归功于德龄的极力劝说与鼓动。

 

 

 

德龄公主将西方的一些生活用品都带入了紫禁城:染发膏、香水、镜子、肥皂盒……长时间的陪伴,使慈禧对西方生活也产生了兴趣。以前,慈禧的化妆品全是宫中自制,但德龄入宫后,慈禧慢慢对西方人化妆品有些了解,当德龄向她推荐法国染发膏时欣然同意,使用后还赞赏不已。

 

 

 

此外,慈禧太后还特别恩准德龄可以穿西服,这在大清历史上,可以说非常罕见。天真的德龄以为能够将西方的生活方式带入宫中,便也能将先进的西方文化带入紫禁城。她向慈禧讲西学的优越之处,劝减残酷的刑罚,也用自己的眼界和见识感染着光绪帝。可以说,光绪皇帝支持变法背后,是有着德龄的影子的。

 

可惜的是,慈禧最终也仍然是封建帝制的顽固守卫者,没有真心拥抱改革。德龄痛定思痛,决心离开清宫。如果不及时抽身,腐朽的清宫也许会像沼泽一样淹没她。 

 

“逃离”紫禁城

 

1904年秋,德龄偶然听到慈禧欲将她许配给荣禄之子巴龙,德龄满心不愿,但她深知慈禧的脾气,于是就求到了光绪皇帝。

 

 

 

彼时,作为光绪的英文和西洋文化老师,德龄与光绪交情匪浅。春节临近,光绪派德龄到天津,以替自己为太后采办西洋稀罕年货尽孝心为由,暂且拖延赐婚日期。

 

后来在上海的父亲裕庚患病,接到父亲电召姐妹俩去上海,德容以“百日孝”为由,离开清宫,去了上海。德龄离开清宫的时候,残阳正照在万寿山上。

 

当轿子穿过一道道宫门,在身后重重地上,她想起光绪曾希望她和妹妹劝说慈禧实行维新,不由得百感交集:大清帝国也正如这一轮残阳,已经行将沉没了。

 

 

 

1907年2月裕庚病逝后,慈禧曾多次召裕德龄回宫,裕德龄以“守孝”等理由一拖再拖,从此,再未踏入紫禁城半步。

 

 

 

德龄的努力,最终也没让慈禧成为改革支持者。德龄认为,多年以来,中国一直是一个古老的、保守的国家,慈禧太后一直坚持古老的制度。

 

 

 

德龄说,“如果他们没有看过任何好的东西,他们将不会知道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东西。我不会因为革命者,发起了这场革命而责怪他们,我自己也会这样做的,我痛恨旧式的风俗习惯。”这也是德龄坚持离开清宫的原因吧。

 

旅美华裔女作家

 

1907年5月21日,德龄与美驻沪领事馆副领事怀特结婚,随后移民美国,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中文。

 

 

 

裕德龄和前夫怀特在美期间“应亲友的要求和催促”,写下《清宫二年记》,自封笔名德龄公主,这就是“德龄公主”(在外国人眼里“郡主”就等于“公主”)笔名的由来。德龄公主详述了自己在紫禁城内两年生活的所见所闻,这本书的出版让“怪老头”辜鸿铭为之拍手叫好。

 

 

 

辜鸿铭按捺不住喜悦之情,撰文《评德龄著〈清宫二年记〉》,一改主张妇女“三从四德”的人生信条,热情称德龄为“新式的满族妇女”,并推崇道:“这部不讲究文学修饰、朴实无华的著作,在给予世人有关满人的真实情况方面,要远胜于其它任何一部名著。”

 

辜鸿铭的大力褒奖,激发了德龄写作清廷题材作品的兴趣。以此肇始,她先后用英文写了回忆录《清末政局回忆录》《御苑兰馨记》,以及纪实文学《瀛台泣血记》《御香缥缈录》等,总计达七八十万字。

 

 

 

德龄公主用极具天赋的才华,向世人展示了她眼中的清朝,在中西方引起强烈反响,甚至有人称她是华人文学的祖师母。

 

抗战期间,在宋庆龄发起的保卫中国同盟“一碗饭”运动中,德龄曾追随于左右,致力于抗日军民筹集经费和物资。

'); })();
关闭
400-888-425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