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卫学院TOP1,却因商学院大肆扩招引发争议?带你走进这所备受国人青睐的神校

申请指导 2021-06-11 17:10:20

如果说提到美研申请中的“神仙校”的话,我想大多数人都会首先想到“哈耶普斯麻”,或是CMU、UCB这样的专科神校;那么若是提到“网红校”这一个不太正向的称号呢?

 

答案令小德感到了十分意外。


US News综排全美TOP9的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(JHU),在知乎等论坛上却往往并没有得到网友们的一致推崇,反而是因为招生数量多等因素而被扣上了“网红校”的帽子。

 


对此小德在进行了一番调研之后发现,网络上对于JHU的偏见主要是因两个原因展开:一类是认为学校每年招收大量研究生,导致学术水平与风评有所下降


另一类则只是将矛头对准了JHU的Carey商学院,认为其“专业水平较水”且每一年都在扩招(中国学生众多),因此就业前景不够乐观


那么今天小德就带着这两个引发争论的疑虑,一同与大家探寻问题的答案。

 

一、JHU排名虚高?

不存在的!


在近期热播的网剧《原来你是这样的顾先生》中,曾有一个桥段令小德感到印象深刻。


彼时的顾南洲还尚且不能分辨自己是否对周见清动了感情,却被自己的助理蒋小川一语道破了天机,“顾总,周见清这个名字,你今天可是已经提了三十四次了”
 


没错,比起主观的言论与猜测来说,数据无疑才是更为可靠和有力的论点支撑。


因此,我们甚至可以把学校间的评比看作是一场“狼人杀”游戏,不论一位选手在表水阶段的发言有多么振奋人心,煽动性有多么的强烈,最能说明他身份的原因永远都是“票型”


因为“票型”不会说谎,唯有投票的结果才能彰显他真正想要达成的目的。

 


由此观之,对于评定一所学校的学术水平而言,也没有什么比那些专业的数据盘点与排名更具说服力了,不是么?

 

Part 01

JHU公卫学院:我很忙,

你们一起上吧!


无论何时,每当我们谈到JHU这所学校,都几乎无法避开那个在业内已然“封神”的学院——彭博公共卫生学院。


JHU的公共卫生学院共设有10个分支,是全美最大、分支最全的公共卫生学院,不仅是全球第一次出现公共卫生这个概念的发源地,同时还是1994年以来在US NEWS公共卫生专业排名始终位列第一的学院。


在该学院官网列出的荣誉墙,也在以一种无声却直观的方式宣示着这一学院的辉煌与成就。在这里培养过的学生目前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各个领域,共同解决着有关卫生健康等领域的全球性问题。

 


饱受疫情困扰的2020年,对于全世界范围内的公卫组织与学院来说,则无疑是责任与意义格外重大的一年


2020年初新冠肆虐初期,JHU的信息科学与工程中心(公共卫生学院下)就开放了实时监控疫情数据的网站“全球疫情扩散地图”。


作为世界上最早的实时全球疫情跟踪工具之一,JHU的动态地图为全球流行趋势预测提供了坚实的基础。


在美国疾控中心(CDC)不能提供数据实时跟进的情况下,JHU发布的数据更是频频出现在了中外各大媒体中,成为有力的信息来源。


当时全美的各大媒体网站上都以JHU公布的病例死亡数作为权威报道。
 


可以说在这种重大紧急的国家级(甚至是世界级)事件上,基本上全美都在指望着最权威的公共卫生预防专家和团队(均来自于JHU公卫学院),来为民众提供信息和指引。


该学院还成立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与医学冠状病毒资源中心,在这里的传染病和应急准备方面的专家,始终在国际上处于对COVID-19的回应最前沿,并专门建立了一个有关新冠肺炎的Q&A网站,用以解决来自学者及大众的各类困难与问题。

 


转眼间来到2021,虽然在国内新冠疫情已经基本得到了有效控制,但放眼全球,大部分地区还依然笼罩着有关疫情的阴霾。


JHU的公卫人们也依然奋战在疫情保卫的第一线,他们取得的公卫成就在令人敬仰的同时,也早已无愧那专排TOP1的响亮称号。

 

 

Part 02

医学院+护理学院:

什么叫业内翘楚啊?


六小龄童先生曾有一句“名言”火遍了全网(主要是鬼畜区),“不管任何场合,少到千人多到万人,随便问在座的每一位,我这一版的《西游记》一集没看过的请举手,没有一个人举手,什么叫国际巨星啊”?
 


坦白讲,六小龄童到底是不是国际巨星咱不好说,但JHU的医学院与护理学院可是稳稳的“国际巨星”,毫无疑问。


JHU的医学院排名全美TOP7,每年约入学100-200人,竞争非常激烈(就读后的竞争甚至更加激烈)。而在这种超难录取的另一面,则映衬着全美数一数二的医学资源支撑。


JHU的医学生几乎只要走过一条马路就进了医院,这种依靠在学院边无比集中的医疗建筑群,在全美是独一无二的存在。


而作为JHU医学院校友的2019年的生理学诺贝尔奖得主Greg Semenza,在颁奖时也曾提到过一件小事:


他在颁奖前的几个月不幸摔断了脖子,那时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回到JHU的医院进行治疗。


于是乎同一个医学院的医生治好了医学院的诺奖得主,这种神奇的经历似乎也只能在JHU才有机会上演了。


比起医学院的顶尖程度,JHU的护理学院也同样不遑多让。


在上个月末最新发布的2022US News全美最佳研究生院排名中JHU的护理学院则又一次夺得了全美TOP1的荣誉,力压护理强校埃默里与杜克。

 


因此,由公卫学院、医学院与护理学院组成的JHU医疗机构铁三角,自然也就成为了在业内名副其实的“国际巨星”。

 

 

二、Carey商学院:

扩招并不假,提升亦是真


在探讨这一part之前,我们不如先来思考一个问题,既然明知道扩招会引发些许争议,那么JHU的Carey商学院又为何要坚持这样去做呢?


答案其实很简单,为了快速地赶上第一梯队,为了能输送更多优质的商业人才。
 


Carey商学院的前身为1909年成立的“教师课程学院”,该学院于1999年又被定名为“商业与教育研究学院(School of Professional Studies in Business and Education)”。


直至2006年12月5日,慈善家威廉·凯瑞向JHU捐资5000万美元用以设立一个独立的商学院,Carey商学院才于2007年正式独立而出,到现在也不过是10年多一点的历史,甚至连AACSB的商学院认证也才获得了不到5年的时间。


作为全美如此多的商学院大军中的一员,Carey商学院实在是太年轻了。
 


作家陈思炜曾与JHU校友Harvey在2017年下旬做了一场留学节目分享,作为Carey商学院2014届毕业生Harvey在回忆项目经历时说道,


“和比较成熟的商学院体系相比,当时的Carey在课程和师资方面可能还是有一定距离。但是JHU作为一所名校的底蕴、声望、以及学校的整体基础设施、资金投入还是能给商学院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”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那个时候商学院中的中国学生还很少,课堂上的一半以上都是美国人。
 


而接下来的这几年,Carey商学院便开始了它的“扩招暴走”之路。


虽然这种扩招与国人录取比例的上涨,引发了很多“项目变水”的负面评价,但招的人多了,也意味着每一位毕业生的校友也增多了,这对于很重视人脉与人情关系的金融、商业领域来说,无疑是一大利好。


因此在扩招的另一面,对应着的是Carey商学院的学生组成的庞大network,以及未来更多的内推机会。


与大规模扩招并行存在的,还有Carey商学院对于录取门槛的不断提升。


在一个月前,JHU的Carey商学院进行了录取结果的二轮放榜,一举在微博上引发了热烈的讨论,而其中热度最高的一句评语言简意赅——“Carey杀疯了”

 


没错,今年的Carey商学院一扫往日里普遍被优质学生作为商科保底校的命运,不管你是陆本还是海本,梦校还是保底,只要不符合我的录取要求,统统reject,丝毫不留情面。
Carey商学院凭什么敢这么大胆?


因为它已经较几年前取得了阶段性的进步——随着几年来招生量的变大,毕业生数量也相应变大,知名校友、有核心影响力校友的基数也因此增加了。
 


点开Carey的官网,我们可以看到在雇主关系与招聘信息中,已经不乏德勤、安永、普华永道、摩根士丹利等Big Name的名字,这也在默默印证着JHU Carey商学院的一步步成长与发展。
而明德立人的学子们,则在Carey这一近年来最“疯狂”的申请季中,也依然实现了offer的大丰收!(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传送门:2021战绩 | “杀疯了”的JHU二轮放榜,明德学子依然offer大丰收!
 


说到这,想必同学们对于JHU也有了一番更深层次的了解,那么对于文章伊始的那两个争论核心点,大概也已有了自己的答案。

'); })();
关闭

美国留学

400-888-4251